A-A+

庞大的关系网,权贵的日常-纸上建筑

2020年06月14日 趣事 暂无评论 阅读 92 views 次
仝卓在直播间里说起“一些手段”时,挤眉弄眼、嬉皮笑脸,表现出了轻松随意、不值一提,瞬间就激怒了边喝方便面边追星的粉丝和网友。
百姓的想象,权贵的日常。往届生改为应届生,对普通人来说不可能的任务,在他那样的家庭不过是小菜一碟。
这个被各大卫视力捧的新晋小生,以非常懂事得体的姿态一路蹿红,单纯俊俏的外表之下,粉丝可能想象不到,年级轻轻的他换过三个姓、四个名。呱呱坠地之时,他随生父之姓叫胡佳文,父母离婚之后随母姓改为李佳文,在北京参加第一次高考时他叫李振华,后来改头换面第二次高考,他变成了仝卓……继父仝天峰为他操办了一切,铺平了走向演艺圈的金光大道。
一个地级市的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位置不算高,实权不算大,但操作这点事足够了。在任何一个中小城市,官场都是通的,一通百通,每条战线上都能找到人,为自己的事情施展“一些手段”。这就是所谓的“关系网”,熟不熟不要紧,关键是你在不在这张网上,只要在网就是通行证,任何事都有曲里拐弯的解决路径,不在网你就是老百姓,只能规规矩矩、处处是坎儿,譬如高考失利、变成往届生,都是无法更改的档案,要跟你一辈子。
档案、户籍这些东西,足以捆死一个普通人,但在仝卓这样的官二代眼里,就是随意涂抹的草稿纸。仝卓改过三个姓、四个名,当过两次应届生,户籍随便迁、学籍随便转,还不费吹灰之力混到了党员身份……恐怕大学里那些入党积极分子还在挤时间写思想汇报、抢着做志愿者、排队献血呢吧?
人之过,还是网之祸?看着这密密麻麻、记都记不住的网,网友迷惑了。找不到主犯,找不到大腕,都是一些处级、科级以下的干部,甚至普通的工作人员,你处理谁去,严惩谁去?有些网友已经为这些遭处分的基层办事员鸣不平了。然而想想,一个招呼、畅通无阻,明知违规,都不在乎,这些小官员、小职员又何曾具备规则意识?
这些教育局的、招考中心的工作人员,他们平时也在处理普通百姓子弟的业务,在百姓面前无疑是铁面无情,不行就是不行,这叫啥,这叫规定,这叫公正,教育部门、招考部门最讲公平公正。为了孩子入学、摇号,家长年年都在质疑,教委月月都在回应,原来就是这样的公平公正?从上到下这么些违规操作的工作人员,如何有面目整天讲“公平公正”?
法律法规限制住了老百姓,却限制不住关系网,这是最令人心凉之处。整件事涉及这么多人,没有一条重量级的大鱼,都算不上官场,顶多算公职场,但是这一群虾兵蟹将,足以操作普通人办不到的事情。
普遍的贪腐比个别的巨贪更令人不安。它意味着另一条暗轨的存在,大量地占有本该按规则分配的机会。百姓子弟接受优质教育只能通过考试、摇号,要么是百里挑一的难度,要么是百里挑一的运气。而但凡沾点官气的子弟,便可全部被安排好,从小有机关幼儿园、重点小学、政策保障,长大有推荐、保送、特长、自主招生,一次没考好还能抹掉重来,学渣也能给你送进名牌高校……
一路看下来,中央戏剧学院因为学习不达标而没给学位证,严进宽出的大学居然成为要求最严格的一关。在这样的名牌大学,拿不到学位证的学渣恐怕好几届也出不了一个。
然而,离开校园之后再也没有什么硬杠杠来约束,再也无法阻挡他星途畅通,如果不是因为这一起偶然泄露,恐怕仝卓还将作为正能量小鲜肉继续名利双收。
看着满屏的“严重警告”,网友也只能一声叹息,庞大的关系网意外遭受一场风吹,颤两颤便又恢复常态,网依然是网,能奈我何?
作者:纸上建筑
2020年6月13日
最后附上留言
标签:
末陌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末陌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 注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