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渐行渐远的朋友

2017年08月13日 杂谈 暂无评论 阅读 241 views 次

快下班了,谁的手机上突然响起了苏格兰名曲《Auld Lang Syne》。

可能是受曲风的感染,同事A说,有件事,憋在他心里很久了,今天想拿出来,吐槽吐槽。

A的发小L,二人从小一起上学放学,亲密无间。

L成绩好,又是班委,一直罩着A。小学时代,要是有调皮的男生,各种恶作剧A,L都会替A出头。

农忙时节,几亩水田的秧苗插完,父母累得顾不上做饭。每次都是L叫上A,去她家吃饭,洗澡,睡觉。

上到小学高年级,需要买一些学习资料,A家里穷,对她的学习也不上心,资料费自然是无从谈起。好几次,L都用自己的零花钱替A摆平了。

这种关系一直保持到高中,彼时,小女生已经长成了大姑娘。

一次,A穿了件远房亲戚带回来的新衣服,整个人像彻底告别了灰暗似的,明亮地像轮中秋的月亮。

课间,路过她座位的体育生对A说:没发现呀!你稍微打扮一下,比隔壁班XX(班花)还好看呢!

没等A低下害羞之眉,正在做习题的L赶忙说:她呀,你是没见过她小时候的,那丑得呀,对对,我这还有照片呢。

说着便在书包里翻了起来。

很快,一群同学围了过去。

晚上,L见A不高兴,过去安慰她:不会吧?一点玩笑都开不起?这点小事,真没必要放在心上,明天请你喝奶茶。

高中毕业后,各自到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偶尔也会聚聚,唱唱歌,喝喝酒,说说以前的事。

A交男朋友的事,也会第一时间告诉L。

大四实习期过了以后,离正式上班还有几天,二人相约回家。

村里人,有聚在一起说闲话的习惯。

一次,人聚得齐,大家伙问到了两位大学生工作的事情。A实习在一家外企,实习期满了后,公司决定给予转正。要面子的父母在第一时间,便把好消息转告了邻居们。

而L的工作,还没有着落。

族里一位大妈扯着嗓子说道:咱A,马上要到大公司上班了,听说还是外国人的公司呢!

还没等大家伙拍手称道,L用一种特殊的语调回应到:一个二本,能进什么好公司,还不是端茶倒水的命。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后来,人群便散了。

A说,事情过后,L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约她逛街,找她解闷,寻她吃大餐。可终归,A没能说服自己。

 

 

A的话激发了大家的兴趣,B说,他想到了自己的发小。

二人好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互相间存了对方父母的电话。逢年过节,谁先回去,都会到对方家里看看。

发小高中毕业后,在老家县城附近打工,没攒上什么钱,但好歹也能养活自己。

一次,B回家,发小提前打招呼,要为B接风。

接风的地点安排在市里有名的酒店,发小爱面子,这B知道。为了搞大场面,B特意找来了他的朋友助兴。

那些个朋友,腰间纹着皮皮虾,身上脸上的道具,很是夸张。

B没多想,发小的朋友,就算不感冒,初次相聚,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酒酣,发小拿起了电话,拨通后,安排了晚间尽兴之地。

XX娱乐会所!!!

对于在本地长大的B而言,该会所名声在外,干些什么勾当,本地居民是心照不宣。

见状,B小声对发小说:晚上还有事,能不能。。。。。。

发小略微生气地回道:你看,电话我都打了,那边已经把人安排妥当了。再说了,你回来一趟不容易,不把你陪好,为兄于心不忍。对了,在座的,一个都不许走,谁不听招呼,就是不给我X某人面子。

皮皮虾们举杯示意,一饮而尽。

无奈之际,B连干了两杯白酒,很快,酒劲发作,吐了个天昏地暗。发小没有办法,在酒店里照顾了他大半夜。

没两年,发小进了戒毒所。

B说,曾去看过他一次,心里难受得要命。

从戒毒所出来后,听村里人说,发小去了云南。

最近几年里,发小更是不见踪影。每次近年关,B都会带上两瓶酒,去看看发小父母。

以此,纪念些什么吧!

听完B的故事,大家伙一阵唏嘘。

见各自并没有下班的意思,C说,进咱公司前,曾在一家事业单位上过班,干采购。

一次老乡聚会,认识了在一家私企工作的T。席间,T言语得体,斟酒倒茶,递烟打饭,很是勤快。

尔后,各自留了微信。

虽然见面很少,但C每每在朋友圈发条状态,T都会第一时间点赞加评论。遇到重大比赛,二人也会互通观点,胡乱点评一番。

在一些时政要闻上,很能聊到一起。

C感觉,这种朋友,相见恨晚。

因为业务上的事情,T找过几次C,C都动用资源,帮T搞定。

一来二去,便走得很近了。

大半年后,T却像人间蒸发一般,打电话关机,发微信不会。C找到了他们共同的朋友,方才了解到,C跳槽去了深圳。

C问:那他怎么不知会一声?

那位朋友说:C这人,你还不了解,做什么事情,目的性极强,包括交你这个朋友,还不是看中了你手中的资源。以前他交的那帮朋友,但凡有落难或者走下坡路的,他翻脸比翻书还快。

C道:不会吧!T不是那样的人。

那位朋友说:呵呵!半年多前,我们一起出去喝酒,喝大发了。C向我们炫耀,他刚认识个在国企干采购的,准备短期内给拿下。我们问他如何搞定,他说,他翻了这位采购的朋友圈记录,把他关注的话题分了类,体育文学什么的,抽个时间恶补一番,自然能找到共同话题,有时还边聊边百度,差不离的。搭上了线,剩下的就简单了。这不,离开了X市,这边的朋友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更加不会联系了。当然,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位干采购的是你!

C回忆,那一刻,他的世界观坍塌了大半。

平时话不多的D,也是不无感慨。

D的故事很简单,硕士毕业第二年,他们同门聚会,选在了常去的一家馆子。

上菜期间,服务员不小心,将菜汤洒在了同门W的衣服上,一串油印。

平时文文静静的W一下子发飙了,叫住了服务员,用极难听的话骂了一顿。几位同学,劝慰了一番,W还是不依不饶。

W说,今天一定要让这家店给个说法,最次也得让老板把单免了。

一位同门劝到,免单的钱还是得从服务员的工资里扣,于心不忍。

W不理,让服务员叫来了他们老板,老板无奈,给免了单。

这餐饭后,几位同门默契似的疏远了W。

D也少了位,曾今引以为豪的朋友。

故事讲完,办公室里,大家合上了电脑,却都楞楞地发起了呆。

也许,朋友间,渐行渐远,不需要太多理由,岁月在变迁,彼此在成长,足矣。
————————————
持续更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当阳话(dywords)

末陌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末陌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滇ICP备15002013号-1

用户登录 ⁄ 注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