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院子里的狗

2017年08月16日 杂谈 暂无评论 阅读 226 views 次

 

院子里的狗逐渐多了起来,大狗生小狗,小狗长成大狗,又生小狗。

 

起初,院子里就六条狗,四个角落外加两条流动巡逻的。

 

各司其职,相安无事。

 

 

(一)狗假人威

 

春天过后,管角落的母狗生下了一堆狗仔,不巧里面有一只颜值颇高的,取名拽拽。

 

拽拽一出生就通人性,见人说人话,见狗吠狗语。

 

满月后,第二助理饲养员把拽拽送给了管家,乐得管家合不拢嘴。

 

晚饭后,管家带着拽拽在院子里遛弯。

 

众人遇见,都夸管家得一宝物。有人逗拽拽,拽拽偏着脖子,却不搭理。那人便说,这狗不世俗,这狗不世俗。

 

有聪明的人瞅见管家颇喜遛弯,购置了一款运动手环赠予管家。

 

第二天便看见手环戴在了拽拽的脖子上,有些嫌紧,可惜了,再大点就戴不了了。

 

有了高科技装备,拽拽不仅不鸟它的同胞兄弟,连一见到管家便嬉皮笑脸的业务员们,心情不好时,也会吠上几声。

 

业务员们说,拽拽不是一只平凡的狗。

 

这不,半岁以后,别的狗都被安排了巡逻任务。至于拽拽,陪院长出外钓鱼,陪总监夫人超市购物,陪总管遛弯,甚是繁忙。

 

拽秘书,我们改了称呼。

 

年底,公司论功行赏,各部门上报计划。各种方案上去之后,都被打了回来。

 

经理们纳闷了,以前没有的事啊!

 

于是组织开会,聪明人提议,要不报拽秘书试试,上头的意思不明了,活干的好的,沾亲带故的该提名的都提名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经理们一合计,只能这样了。

 

此提议一经上报,便顺利通过了。拽秘书获评公司年度最有价值员工,鲜花掌声!

 

社会在进步,莫要人眼看狗低。

 

(二)狗浮于事

 

院子就这么大,狗却越来越多,巡逻的任务从两班倒,到三班倒,一直退化到四班三倒,还是有轮空的狗。

 

以前,每只狗的任务纯粹,固定的角落,固定的时段,给盯紧了就行,出了问题不给吃的,教训惨重。

 

实行轮班制之后,狗狗之间相互推诿,谁都不想担责任,多狗负责成了无狗负责。

 

就不怕不给狗粮?时间一久,狗们都明白了,看好家护好院,到头来,就能混个温饱。

 

平时多撒撒娇,卖卖萌,或者学学狼叫,给经理小孩当马骑骑,回报却丰厚得多。

 

于是,狗越来越多,愿意看家的狗却越来越少。真正留下来看家的,仿佛遭发配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一日,盗贼到访,当班的狗却如往日般挤在一处墙角,八卦着院子里的事情,呜呜汪汪。

 

“要不还是先散了吧,这么大的院子,进来个生人,不好发现。”菜鸟狗有些忐忑。

 

“呜呜~”老鸟们笑得合不拢嘴。

 

“生人?就算是来了盗贼又如何?这院里,丢了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发现的。到时候再去找狗负责,谁能认这个倒霉?谁都不是傻子,法不责众,明白吗?”一只上了年纪的狗不屑地说道。

 

院子里丢东西的事一周后才被发现,业务员找管家汇报,没进门就被拽秘书给轰了出去。

 

拽拽从来不让干堆一脸笑容却空着手的人进门,于是,等到启动调查,半个月过去了。

 

遇到事,得开会。

 

管家在会上说:“养你们这群狗又有何用,连个门都看不住,都什么混账东西。能不能干都,不能干立马滚蛋,还以为自个儿不可替代了?不怕刺激诸位,院子外多少狗正眼巴巴望着,多少老总打招呼了。科班出生的,德牧,萨摩耶,简历已经递到我办公桌上了。现在外面不好混,经济萧条,连藏獒都成食材了,长点心吧你们。”

 

会场上的狗耷拉着脑袋,睡得稀里哗啦。

 

作为处罚,每只看门狗日削减一半狗粮,作为应对,越来越多的狗努力练习撒娇,卖萌,或者学狼叫,给经理小孩当马骑。

 

此事惊动了院领导,院长批示到——我院绝不养一只闲狗,严禁狗浮于事的情况发生!

 

听说,院里开始裁狗了。

 

(三)裁狗

 

院里的狗,狗龄不一,来历不同。

 

有元老狗,比院子岁月久。有功勋狗,抓坏人时负了伤,力气不再。有关系狗,从别地过来镀金的,呆呆就走。有宠物狗,负责撒娇,卖萌。当然,更多的是看门狗,未进入过核心机构,整日在院墙边晃荡,平日里连院领导的面都没见过。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关键时刻,不能坐以待毙。为了不被裁,或即使被裁也能找到好的下家,每只狗穷其所能——狗脉,狗脉,还TM是狗脉!!!

 

毕竟,在院子里时间久了,已很难适应竞争激烈的社会了。

 

坊间传说,有些狗不惜动用攒了大半年的骨头,只希望能见拽秘书一面。

 

拽秘书的话,还是有份量的。

 

裁狗一事迫在眉睫,为了彰显民主,院里召集所有狗开会,大家畅所欲言,说出自己的重要性,说出自己留下的理由。

 

狗嘛,自带看家护院的属性,不然,何以称之为狗。至于装傻卖萌等等旁门左道,那都是三教九流。

 

所以嘛,很明显嘛,该裁谁,谁该留下,走走过场而已。

 

院领导总结,狗得有个狗样,狗就该干狗该干的活,是这样的。

 

年底,一辆载着工人的皮卡驶进了院里,带来了崭新的监控设备。

 

来不及转型的看门狗如坐针毡,原来,该裁谁,谁该留下,真的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嗷呜,嗷呜。

————————————

转自微信公众号“当阳话(dywords)”

标签:
末陌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末陌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滇ICP备15002013号-1

用户登录 ⁄ 注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