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退“超龄”农民工
本文转载自-sun riches

农民工这个词源于80年代初指从农村走出来的农民工人。他们在中国改革开放和城镇化进程中,为中国城市的建设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但是近期全国很多地方开始清退男年满60岁,女年满55岁的农民工,截至目前,上海、天津、深圳、南昌等多个地区发文表示,将规范建筑施工企业的用工年龄管理,对于超龄农民工开始清退,部分地市甚至规定女满50周岁,男满55周岁就不再允许从事建筑类工作,之所以清退这些超龄农民工。有专家解释称,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清退这些大龄农民工是为了这些农民工着想,让他们能够晚年享受退休,回家养老。

第二,这些人身体机能下降,干不动了,为了企业利益和工人安全以及施工质量。对于这些年满60岁的农民工予以清退,转去从事其他工作。

话是说得好听,可说这话的人有没有想过,60岁以上的老人,谁不想退休安享生活呢,可是他们有的选吗?他们要是有的选。谁又愿意60多岁了还在工地上高危作业呢?

很多人到了60多岁还得继续工作,不是因为闲着没事干,而是仅仅因为钱不够用,背后的原因很简单,并不是每个人到60岁都能达到可观的退休金。

在中国农民工、农民、小贩、各种临时工、灵活就业者中,很难在60岁退休后拿到足够生活的退休工资,现在一些农村居民除外出务工外 无有效收入来源的问题,正是社会保障体系的不足或不公平所导致,也是这些工地大龄民工会存在的根本原因。

但在这些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前,就先实施工地民工超龄清退,打着为你好的旗号,一纸公文就断了他们的谋生之路,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发证令的人会自己掏钱给他们养老吗?显然不会,而且,对于很多工作来说,年龄不应该成为清退的理由,工作能力才是,如果一个老人体力远超普通的年轻人,可以在工地正常干上一整天,那有什么理由禁止他工作呢?而且,一个老人能否胜任工作,他的雇主或包工头自然心里有数。毕竟,建筑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工地也不是养老院,没有谁会雇佣无法胜任工作的人?

所以,只要还在建筑工地上的老人,一定都是胜任工作的。

也许在一些高收入又悠闲的行业,或许会有很多人靠着关系并且进去占着坑位。但是在建筑工地当苦力的高龄工人一定不会是靠着关系,强迫包工头雇佣他的,他们之所以得到这份工作,雇主之所以雇佣他们,而不是更年轻的人,道理很简单,雇佣他们是有性价比的。

或者说他们是称职的,那现在出台一个政策强迫雇主解雇这些高龄农民工为的是什么?

这只能说明公共服务体系已经有了甩包袱的苗头,只愿享受民工红利而拒绝接受大龄民工出现意外情况而导致的后果。

其实,目前有很多国家反而通过各种政策鼓励老人就业。就拿中国的邻国日本来说,由于老龄化,日本一样出现了养老金不足的问题。

日本金融厅属于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一对退休夫妇,男性年龄在65岁以上,女性在60岁以上如果仅仅依靠20万日元养老金过活约合人民币1.2万每个月将产生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00元的缺口,如果退休后再活20年,缺口为1200万日元,再活30年,缺口就会达到1800万日元。

也正因为老后破产,165岁以上老人的犯罪率开始逐年上升。

根据日本法务省发布的犯罪白皮书显示,1997年,犯罪老人仅占总数的4.1%。但到了2017年,犯罪老人数量为46977人,是总数的20.8%,65岁以上犯罪老人更是首次占到总数的20%以上。

在犯罪老人中,约70%是因盗窃被捕的,而偷盗的多数是三明治,饭团等并不贵重的日常食品。甚至一些老人就是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被抓,住进监狱养老。以自由换取食物,住处及医疗。

为了避免老年人贫穷困境,日本也鼓励老人出来工作,日本65岁以上老人的就业率是25%。中国的城市老人大多数不需要工作,他们的钱从哪里来?都是用年轻人的钱在给老人养老,尤其是城市化的进程。让很多农村青年进城交社保和税收养活城市的老人。但是这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年龄结构到了拐点。

目前,中国的出生率已经可以和日本媲美,2021年中国的生育率约为1.1%。比日本还低,中国老龄化的速度非常快,2021年60岁以上人口超2.67亿,占全国人口的18.9%,而最保守估计,到2050年占比将达到34%。接近5亿老年人,相当于每三个人里面就有一个60岁以上的老人。

接下来的30年,中国的出生率和总人口还会继续下降。中国的老化速度会比日本更快,所以日本只是比中国早十几年进入老龄社会困境,未来的中国老年困境甚至会超过今天的日本。

毕竟,中国的情况十分特殊,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用大规模的计生政策控制人口结构,人口结构的骤然变化,肯定会带来强烈的副作用,首当其冲的便是养老金缺口的问题。中国在80年代以前还是单位统筹的现收现付制。养老金全部由企业缴费,员工不缴费,而1997年后开始向部分积累制度转变。

但这种制度上的转变却带来了巨额的隐形债务,因为1997年之前已经退休,或者已经工作的人过去是没有个人账户积累的,但它们又是按新制度领取养老金。这都要从社会统筹账户中支付,这就意味着国家对这部分人负有隐性债务。

之前社科院有报告指出制度转变下的隐形债务多达86.2万亿元。要知道,目前三支柱养老金总额不过十几万亿,由于社会统筹的资金。远远不够支付庞大的退休金,很多省份,就采用了一个策略,叫做统账结合,混账管理,空账运行,社会统筹账户与个人账户混在一起管理。

挪用个人账户里的钱去弥补统筹账户的不足,这导致个人账户养老金空有虚名而无实际内容。

也就是说,现在年轻人交的个人账户,名义上是给未来的自己养老。但实际上还是用来给目前的老人发养老金了,所以实施层面还是完全的现收现付制。

如此一来,个人账户只是记载缴费记录,实际没有钱。如果人口老龄化没有得到缓解,养老金收支状况持续恶化。那么这一模式就会破产。

而在解决养老问题上,有两个国家的做法非常独特。

一个是新西兰,现行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理念,新西兰人无论什么身份地位。退休后每月拿到的养老金都是一样的,无论是总理、科学家、还是最底层的清洁工、流浪汉,退休金都一样。这样的国家或许真正可以消除贫困老人,让老年人不再需要出来打工。

另一个例子是新加坡现行私产自由的资本主义理念,没有社保,每个人都花自己储存的公积金,如果公积金储存太少。或者把太多公积金花费在别的地方,老年不够花,那可能80岁都还得出来打工。

这是一种自由主义的理念,新加坡养老金制度不是年轻人养老人。

而是自己养自己的累积制,每个人都只花自己的钱。不会被别人拿走,如同银行里的存款账户,而在新加坡这种制度下。退休就不再那么敏感,因为无论多大年纪,退休实际上都是花自己的存款。

中国目前的养老社保既没有新西兰式的社会主义平等。也没有新加坡式的私产主义自由,所以就出现了某些人退休,天天钓鱼广场舞。另一些人退休建筑工地做苦力,如今还禁止穷苦老人做苦力挣钱,真的是魔幻现实主义!

其实国内的一些风向让人感觉异常的矛盾,一面是延迟退休年龄不给退休金,一面是60岁以上的农民工劝退。一面是工厂招工难,一面是大量劳动力剩余,一面是号召老百姓自行解决养老问题。一面是给这些老人设置就业门槛。

年龄本来只是个数字,就像树的年轮。

可现在,他成了困住无数人的牢笼,成了压在无数人头上的天花板,成了控制他人最方便的抓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