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香港,服了一副“社会主义的药”

本文转自公众号“牲产队” 作者: 牲产队长

10月7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发布《2021年施政报告》,明确提出:设立北部都会区,占地面积300平方公里。

什么是北部都会区?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从哪里冒出来300平方公里的广阔土地?

其实,香港并不缺土地。香港的超高房价并不是缺地造成的,而是地产商囤地不开发。在内地,大家都知道,李嘉诚是最擅长囤地的地产商。买下地块后,不开发,或者磨洋工,雇两个保安,开发20年,都开发不完。

等地价升上去之后,直接转手卖地。就这样,李嘉诚啥都不用干,就能赚取数百亿资产。在成都,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就因囤地不开发,被成都市政府拉入了黑名单。

在内地,我们会视李嘉诚为异类,但在香港,像这种囤地不开发,坐等土地升值的商业模式,却是司空见惯。和记黄埔、恒基兆业、新世界地产以及新鸿基地产四大豪门,都是这么玩的。

在四大家族的联合之下,他们垄断了香港的楼市。市场上有多少楼盘,全被他们所操控。因为他们控制了最大规模的土地,同时又控制了楼盘开发的数量,这样就造成,香港楼盘永远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房价不断推高,房价永远不跌。普通人买不起房子,他们就开发出宛如猪笼般的“笼屋”来卖。为什么不多建一些楼卖?因为土地面积是固定的,但房价却是没有上限的。


如果大规模开放楼盘,一方面是,房价涨不上去;另一方面是,土地开发完了,房子卖完了,他们的财富也就到头了。其最终结果是,地产商内卷致死。

可如果垄断土地,控制楼盘开发速度,不断推高房价,四大家族就能永永远远地富贵下去。被内卷的就是香港普通人,他们被迫搬入“笼屋”。年轻人努力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80平米的房子。

一家人住在120平方英尺(约11平方米)的小屋内

香港土地的真实开发率只有23%,还有77%的土地处于未开发状态,住宅土地开发率更是低到只有6.8%。而且,香港还有一个显著的现象:宁愿往南填海造陆,也不愿北上开发新区。

为什么?因为北上临近深圳。临近深圳的这一片,大部分地区都是香港的郊区,多山地,多农田,恰恰就是四大家族囤积土地不开发的区域。在这一片区域,主要承担的功能就是殡葬场、垃圾场以及农业之类的边缘性产业。

对香港而言,要打破四大家族对香港土地的垄断,最好的办法就是,跳出南边的香港岛和九龙半岛一带,北上深圳,开发和建设新区。这也是“北部都会区”设立的直接原因。

香港年轻人为什么不满意?从根源上来讲,一切问题的本质,都是因为贫穷。香港年轻的贫穷不是指收入低,而是指物价高。2020年香港月薪的中位数是1万9,超过52%的香港人月薪低于2万。

而香港2020年住宅套均价格为892.6万。一个普通香港人,月薪2万,一年24万,不吃不喝,要干37年,才能买上一套房。可实际上,香港的房租、吃喝玩乐水电费等,也十分昂贵。在没有买房之前,得租房,月租基本在10000左右。
除非住“笼屋”,住“笼屋”就能省下一大笔租金。可是,大学毕业,从22岁开始工作算起,一个香港年轻人要想买上一套房,仍然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在巨大的生存空间压力之下,建设“北部大都会区”,开拓香港全新的生存空间,将大幅降低香港人的生存压力。

为什么呢?

第一,住房。因为这边存在大量的未开发土地,政府可以低价征收,建设公屋。根据香港政府规划,“北部都会区”将建设30万套公屋,解决100万以上香港人的居住问题。四大家族囤地不盖房,那就由政府来征地盖楼,冲击四大家族的利益。
大规模建设公屋,香港学习的对象正是深圳。有香港的教训在前,为防止深圳房价成为下一个香港,深圳市政府更早地提出:建设100万套保障性住房,解决300万人以上的居住问题。

香港公屋,深圳保障房的建设,都能强力压制房价上涨。

第二,打造“国际科技创新区”。仅仅抑制房价是不够的,还得创造经济增量,改善香港人的就业环境。香港的GDP,基本就是靠房地产和金融给撑起来的,超高的房价压制了科技创新的发展。

因为只有学习金融专业,或者从事地产、医生、公务员等高薪职业,才能保证自己在香港买得起房。如果你去读软件专业,香港根本没有牛逼的科技公司,你只能来深圳打工。这就让许多香港年轻人放弃了学习科技相关专业,导致香港极度缺乏互联网科技人才。

但是,北部地区本来就临近深圳,可以吸引深圳的科技公司到香港设立分公司,或者子公司,也能吸引深圳的创投,带动香港科技创新产业的发展。

香港经济过度依赖于房地产,本身就是不健康的。香港想要未来,就必须像新加坡一般,抑制房价,增强科技创新能力。

第三,推动香港融入大湾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一座独立的岛,也不是李家的城。香港公民也是中国公民,香港经济也必须高度融入中国经济。

为什么回归20多年了,许多香港人仍然对大陆的向心力不强?

根源还是在于,香港经济没有跟大陆经济深度融合。大陆经济的高速发展,没有惠及普通香港人。大陆经济的增长,没有为香港普通人创造更多的就业。真正受益于大陆经济增长的是李嘉诚等香港资本豪门。他们以投资者的身份,深入大陆,坐享大陆的发展红利。

可是,香港大部分普通人在香港生活,在香港工作,对大陆经济增长并没有获得足够的实惠。

但推动香港和深圳深度融合,共建大湾区,就能为香港普通人创造大量的致富机会,也能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还能打压香港房价,可谓是一举三得。

长此以往,香港和深圳将形成强大的协同发展作用。香港的经济不再单纯地依赖于地产增长,而将转向科技和投资双重拉动。

深圳、香港,两座世界级城市一旦协同融合发展,中国将打造出一个超越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和日本东京的顶尖双城经济中心。

这将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全球顶尖双城经济中心。同时,深圳和香港的住房改革,也能为中国住房改革打造出一个样本。

可以说,以四大家族为主导的香港本岛和九龙城区是资本主义构筑的碉堡,新建的“北部都会区”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样本城。

资本主义北上,社会主义南下,在深圳和香港的交汇处相融合,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变化,却显露出一个全球性特征:

资本主义的毛病越来越需要社会主义的药来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