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今日几个新闻:1200不翼而飞-新冠口服药-EDG夺冠
本文转自“ sun riches”

本文转自“ sun riches”

一、1200万存款不翼而飞。

近日,储户1200万存款被银行职员私自转走的话题引发全网关注。据报道,山西的丁女士做了一辈子生意,随着年事已高生意收摊,于是将辛苦攒来的1200万元分了几张存单,存入了当地规模比较大的山西清徐农商行。有了这些存款之后,该行员工王某告诉丁女士说,存款这么多可以领取礼品,又假意说丁女士年事已高,本着主动为客户服务的理念,丁女士只需要把自己的存单和身份证交给自己,自己就可以帮助丁女士代为办理这件事情。

丁女士出于对银行工作人员的信任,于是就将存单和身份证交给了王某。后来,因为王某长期不归还身份证,丁女士一查才发现1200万元不翼而飞。

报案之后,王某被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但消失的存款却没追回来。随后,丁女士。以此起诉银行,认为该农商行没有保护好储户的利益,应当就此事承担全部责任。结果,一审法院判决认为,丁女士将自己的存单及身份证交给王某,让其领取礼品。

虽然丁女士及王某均认可是领取礼品,但均未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证实,且的女士也未在存单上注明存单仅限于领取礼品的字样。丁女士作为成年人,应当预判到存单和身份证交给别人可能会造成存单被支取的风险,但其放任该风险的发生,所以他本人存在重大过失,要他自己为存款丢失,承担80%的责任,银行仅承担20%。

当然,这一判决引起了很大的质疑,就目前来看,不论储户有多大的问题,银行在没有本人到场,没有委托授权的情况,让储户如此大金额的钱被转走,银行应该是要付出。主要责任的。如果非要说丁女士本人有过错,责任也不宜超过10%。储户存钱到银行,就是借钱给银行做生意,只不过银行是公司法人,而不是自然人。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储户的钱存进银行之后,已经不属于储户,而是成为银行总资产的一部分。储户拥有的是对银行的债权,银行职员转走的是银行的资产而非储户的债权。银行因为管理问题和内控问题导致自己的资产被转走,应该承担相应的损失,所以法院也应该支持储户依法向银行索债。当然,因为目前爆出来的案情都是基于当事人的儿子描述所报道的,所以还得看后续的报道。但接下来,如果这个案子的详细内情没有反转,并且维持原判,恐怕之后银行揽储将更加困难。这个案子的影响恐怕在某个层面上与当年“彭宇案”有得一比。

因比对老百姓而言,最可怕的点在哪呢?就是储户为银行职员的行为买单,银行职员以权谋私,想方设法动了储户的钱,最终储户居然还要承担80%的责任,这很可能导致整个行业的信任机制瞬间被摧毁。储户信任职员,是因为有银行背书,如今储户无法辨别职员的行为后果,就该承担损失。但连银行自己都无法甄别的事情,让储户来做,那还有必要信任银行吗?

这个案子这么判,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犯罪代价变得极低,一个生活困难或者挥霍无度的银行职员都有可能以身试法。我们就以这1200万的总额计算,大多数银行柜员年薪可能都达不到20万,就按20万来算,辛苦工作60年都赚不来的收入,律师小记全到手了。也许有人会说,这样干岂不是?要把牢底坐穿。但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无期徒刑犯在执行期间,如果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服刑两年以后应及时予以减刑。对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一般可以减为18年以上2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对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为13年以上18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就是说,被判无期徒刑的,只要在牢里表现好,最少13年,最多20年就能出来重新做人,那么,被告人很可能将以服刑20年的代价来换1200万,怎么看好像都不亏。

二、辉瑞新冠口服药,很可能意味着新冠将和感冒发烧一样变成了普通病。

接下来今天另一个新闻就是新冠口服药,11月5日会宣布,根据初步结果显示,该公司的实验性抗新冠口服药在出现症状后的三天内服用,能将轻度和中度成年患者住院或死亡概率降低89%。

辉瑞的临床试验数据,该临床试验今年7月开始,入组志愿者来自北美、南美、欧洲、非洲、亚洲的临床试验基地,其中45%的患者位于美国,而入选者的条件是在五天内被实验室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并伴有轻度至中度症状,至少有一个转为重症的风险因素,其中一半患者随机服用药物,另一半随机服用安慰剂,每12小时口服一次,一天两次,整个疗程共五天。

总的来说,在三期临床试验中,追踪28天的结果是,996人服用新药后,九人住院,没有人死亡,另一边997人服用安慰剂,则有68人住院,十人死亡。也就是说,是要将住院或死亡的几率减少了9/10,因为中期结果出现了显著的疗效根据。数据监测委员会的建议,并且和美国药监局讨论之后,辉瑞将停止进一步招募受试者,并提交这些数据给药监局申请紧急使用授权。如果获批,辉瑞可能在今年交付。

在消息公布后,辉瑞的股价涨幅高达11.3%,并带动了整个消费航空股的上扬。其实,今年以来,新冠疫苗就让许多药企业绩大增,曾一度跌落神坛的辉瑞,今年上半年凭借新冠疫苗重回药企销售榜首。如今这款新冠口服药若成功上市,必将颠覆新冠治疗方式,其市场空间可想而知。高盛此前预计,新冠口服药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50亿至200亿美元之间。随后,随着更多竞争对手获批并进入市场,新冠口服药价格会下降,届时市场规模大概会在50至60亿美元之间。

  同时,也很可能意味着新冠将和感冒发烧一样变成了普通病,我们也衷心希望这一预期变成现实。

三、EDG夺冠-电竞产业

最后一则新闻,就是EDG战队的夺冠。我们可以看到,虽不是奥运赛场,但其热闹程度动辄过亿的浏览量似乎更超越了奥运比赛。

也许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并不能理解一群年轻人为何会为一场电子游戏彻夜难眠。其实英雄联盟作为火热十多年的电子竞技游戏,而且是第一个被选入亚运会的电子竞技项目,他的夺冠意义不是一般的游戏赛事夺冠可比拟的。

其次,这次是中国战队时隔七年再次在总决赛上与韩国战队对决儿,上两次中国战队在总决赛遇上韩国战队,都是以战绩惨败收场,使得国内玩家至今抱憾。

时至今日,很多年轻人已离开校园走入社会,但彼时的呢?这份热情似乎并没有被时光冲淡,如今,中国战队在总决赛上以击败韩国战队的方式夺冠,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算是弥补了无数人的青春遗憾。最近这几年,对中国的游戏行业来说,是不寻常的再过去玩游戏一直被视为不务正业,但现在中国的电竞事业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这个项目堂堂正正地成为了一项正式的体育项目,中国代表队也拿下了历史上第一块电竞金牌儿,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则直接将电竞批准为竞赛项目。对于电竞行业的发展前景,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会去质疑,千亿级市场40%以上的年增长,将近5亿的用户基数,中国市场占全球电竞市场收入的35%。

毫无疑问,电竞行业已经是如今顶尖的资。流量发展洼地,即使在内卷不断的互联网也属蓝海。目前,电竞从上游的游戏研发到中游的赛事运营,再到下游的电子竞技、运动员、裁判、播音解说等,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创造了上百个工作岗位。

尽管电竞产业的上下游链条中,大多商业模式并不是电竞,但面对的受众却是妥妥的电竞用户。基于核心流量去做产业延伸,电竞市场的规模就会随之放大。说

这些不是想倡导大家都去玩游戏,玩物确实丧志,但生活需要欢乐,对一个领域的希望和执着,只要不损害大众利益,未尝不能开辟出一个新的世界。所谓执着和希望,就是把所有的心血奉献给所热爱的一切。每个人都曾一路奔跑,却少有人能够站上巅峰,这是观众的一场幻梦,更是属于那些少年们的梦EDG这次夺冠告诉我们: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