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鼠为鸭,还会再来

本文转载自-sun riches

轰动全国的江西鸭脖案,在省厅四大部门联合介入调查后有了结果。6月17日,江西省教育厅、公安厅、国资委、市监局等多个部门的联合调查组,在经过整整一周的调查之后,终于做出决断,明确认定疑似鼠头异物就是老鼠,全盘否定了江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当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此前作出的是鸭不是鼠的结论,所以好消息是这就是鼠头证明大家的眼睛没有问题,可坏消息是这真的就是鼠头四大部门的调查结果,符合大家的心理预期,但过程让人唏嘘。

如此简单的一个小事件,居然发展到需要省级层面成立联合组来调查,最后绕了这么大的弯才搞明白。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充满了讽刺意味的结果。

古有指鹿为马,今有指鼠为鸭,对于足以载入史册的荒唐事件,鄙夷和嘲讽的情绪是少不了的。很多人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隐瞒,为什么偷天换日?整个事件中一共有4个主体选择了隐瞒,或者叫做4道良心关口,但凡有一个能坚守底线,也许事情都不至如此。

第一个是食堂,学生吃出老鼠头,若当场承认并采取补救措施,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可是他们偏偏就是不认错,不把学生和大众的愤怒放在眼里。第二个是学校食堂已经承包出去了,监督食堂做好食品卫生安全是学校的分内之事,出现老鼠头督促食堂进行整改,也在情理之中,但却与食堂沆瀣一气,故意掩盖事实。第三个是区市监局,他们最没有理由说谎,可是那位局长却对着镜头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这就是鸭脖,不仅替学校和食堂背锅,还留下了视频证据,说明他压根就没把当回事,觉得一起普通的群众投诉,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一定摆平过,比这大得多的是第四个是学生们食堂里吃出老鼠头的是一个学生,见证老鼠头的绝不止他一个人。

可事件发生这么久,那些现场围观的学生为什么没发生?当时学生倒是发言了,但他却是出来澄清的:说当时是误会,那个东西确实是鸭脖。当然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恐怕都明白背后是怎么回事。学生为什么要澄清?无非是因为害怕校方的力量。现在调查组来了,学生为什么替学校澄清了,无非是因为出现了个比学校更大的力量。

先说说为什么会出现隐瞒的问题?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可能存在利益输送,如果没有利益输送,一个地方监管部门的局长怎会公开出面帮学校隐瞒,再是学校食堂与校领导之间的利益输送。人们都知道高校食堂是个肥差,是校园腐败高发的领域,能在高校里面开食堂,或成为其供应商和校领导或后勤部门没有一定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有不少学校不允许学生到外面就餐或点外卖,往往打着食品安全的旗号,其实在本质上就是想把学生的餐饮消费锁死在学校,成为学校或某些领导的提款机。

第二个原因是怕被摸查,单纯一个点被查,也不会说有什么问题。但怕的是什么呢?一家出了事,连带着这个区域,所有学校都要查,监管部门被问责,这个事就大了,比起认错还不如来个死无对证。而这个办法其实还是很管用的。说实话,这种监管部门认定后还能来回反转的是实际还是罕见的。更多的情况是指鼠为鸭,就真的是鸭了,可以两个人隐瞒,情有可原,一群人都跟着隐瞒,就可怕了。因为这群人里面可能我也有他,谁也不能置身事外。当大家一起谴责那些隐瞒事情的人时,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当自己置身其中时,有没有勇气和胆量成为说真话的出头鸟?

对于食堂,对于学校,对于市场监管局,谁都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进行谴责。可是当自己面临真假是非的抉择时,又会怎么办?当领导定调,这就是鸭脖子后,各位若是食堂员工是学校教职工或是市监局工作人员,恐怕也只能随大流,跟着说是鸭脖而不会叫阵。若是一名普通学生,那更不敢戳破谎言,因为这样可能连毕业证都别想拿到,人性经不起考验,现实的压迫会催逼着人们吞下所有荒唐,包括那颗鼠头,所以现在是正义声张水落石出了吗?

我们来看看联合调查组与区市监局的情况通报,其调查方式和步骤几乎一致,比如他们都是通过查阅食堂后厨视频采购清单,询问涉事食堂和后厨相关当事人,以及当事学生和现场围观学生等,但就是几乎雷同的调查方式,却得出了完全迥异的结果。

表面看来,省级联合调查组给出的权威结论好像是为学生为社会主持了公道。但实际上省级联合调查组得出结论的方法,和此前趋势坚决的做法,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当初认定鸭脖他们说了算,现在认定是鼠头还是他们说了算,都是在封闭的圈子里做不透明的调查,只是权力机构的层级不同,对应官方信誉的赌注大小不同而已。

就比如说省级调查组做出异物是鼠头的鉴定结论,说是引用了权威动物专家的意见,然而这位专家“是男是女,姓甚名谁”一概不知,没有鉴定过程,没有鉴定报告,只是结果符合大众看法,这就能信了吗?这和区市监局的调查又有什么不同,指鼠为鸭的怪事之所以会发生,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信心能够全面屏蔽媒体监督,能对专家的意见视而不见,有魄力敢于对执法程序不屑一顾,他们并不是胆大包天,而是习以为常,一以贯之。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从指鼠为鸭事件进入公众视野至今,人们赖以讨论的素材始终只有那一段,不算高清的视频,别的人证物证一概没有。事件发生在食堂这样的公共场所,有多名学生和食堂工作人员交涉过,还有不少围观的同学,人证不难找,但却没有。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前途更重要。同样的道理,既然发生在食堂,现场和后厨的监控肯定有物证不难找,但是也没有当然这也可以理解,因为他们根本不屑于公布监控,大家在网上吵得热火朝天,真正的事发现场却在相关部门的保护之下,岁月静好,原本应该通过实地调查为公众解答疑惑的媒体,再一次集体失声,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虽然这已是常态,但荒谬的是一所职业技术学院,一家基层到不能在基层的食堂,一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的食品安全事件,居然都能做到让所有新闻媒体集体失声的程度,不用接受媒体的监督。他们当然可以肆无忌惮的指鼠为鸭了。

客观的说,在大部分情况下,群众对食品安全事件的目测鉴定都是不足为凭的。即便是一些专家,仅凭目测,也只能得出高度怀疑是鼠头的结论。

但是与围观群众凭生活经验目测不同,专家们做目测鉴定还是有章法有依据的。他们会从头骨构型、毛发分布、牙齿分布等专业知识点去做比对。专家通过视频隔空鉴定的结论不足以做为最终依据,但是理应引起执法部门的重视。然而在省级联合调查组介入之前,相关学校企业是监局都对专家意见视而不见,硬是梗着脖子说那是鸭脖,不惜赌上执法部门的权威与公信力。

说到底在这些人看来,专家的结论都是用来给他们站台的,而不是客观独立的存在,更不是刻意质疑他们结论的力量。专家意见支持时,他们就引用专家意见,反对他们时就视而不见。这样的做法我们已经见过太多,就像这次省联合调查组得出的结论,也引用了权威动物专家的意见,然而到底是哪位专家却并不公开,专家的鉴定意见原话是什么?不得而知,也不重要,只是个解释的注脚。具体人证物证有哪些也不知道,也不会公开。最终还是一句话一锤定音、盖棺论定。这种调查全程不透明,屏蔽媒体监督缺位,那么“指鼠为鸭”的事情,注定还会再次发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