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的地方防疫,想方设法为难百姓
本文转载自-sun riches

近期,由于国内对疫情防控提出新的要求,各地也开始跟进。

例如广东反应最快,当机立断解除了正在隔离的次密接,北京也于次日开始逐步解除境外人员的弹窗限制。跟着行动的还有重灾区河南、内蒙以及河北、江苏等省份,很多省份也都紧急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体现了较强的政治敏感性。

但也有一些地方的表现令人匪夷所思,就比如黑龙江省,近日黑龙江肇州县的一家奶茶店,因先说欢迎光临,后说扫码,被三名执法人员当场贴上封条,勒令关门。

 

我们先来看看现场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有些地方,防疫过度到连先说句欢迎光临都不行,他们的一刀切举措已经死板到开口扫码、闭嘴验码的程度,而且顺序不能有丁点错误,流程不能有丝毫瑕疵,否则闭店关门。

当人们以为这已经是魔幻的极限了,然而很多事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仅仅过了一天,又出了一个魔幻程度旗鼓相当的姊妹片,而且地点同样是在黑龙江。

事件后,服装店主称自己的妹妹只是在店里睡了个觉,结果刚好撞上执法人员上门检查。

对方以他没戴口罩为由给店铺贴了个黄牌。这个黄牌制度是当地的特色,专门用来警示不配合防疫的营业场所。

按照当地规定,执法人员巡查各商户时,一旦发现有商家防控做得不好,就会在店门外贴一张黄牌。商家收到黄牌后要立刻进行整改,通常限期是两天,两天后执法人员重新上门验收,但哪怕是验收成功,也得过一周时间才能摘牌。反之,如果在这期间商家整改不到位或者有新的违规行为,那黄牌就会立刻升级成为红牌,收到红牌的店铺会被直接要求封店停业。

万万没想到,足球比赛的红黄牌制度居然能用在防疫上面。后续,该店主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这家店铺分为前后两间,后面一间本来就是休息的区域。当时执法人员进门时,店主的妹妹正在睡觉,听到声响才匆忙起身。店主质疑,如果这种情况都戴口罩,那吃饭、洗澡是不是都要戴口罩呢?

从监控视频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巡查人员上门的时候,店主的妹妹确实是处于刚睡醒的状态,执法人员质问为什么不戴口罩?后者据理力争我睡觉呢,同时也指出这样的执法处置并不妥当。然而在过于悬殊的话语权面前,无论怎么做都是徒劳的。最终他依旧收获了一张黄牌。

接下来整整一天,没有任何一名顾客走进店里,生意大受打击。

前面应先说欢迎光临,而封店的事情发生在黑龙江大庆市,黄牌事件则在牡丹江。两地同处一省,仅仅距离五百公里。而这两个地方在防御手段上大相径庭的同时,在奇葩程度上又不谋而合,堪称卧龙凤雏。

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声,这是怎么做到的。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两地谁会更胜一筹。先说直接封店,这种操作更粗暴,但只封一天只影响一天的营业额。贴黄牌则相反,虽然保留了店家开门的权利,看起来似乎更人性化,但实际上影响或许更大。因为一套流程走下来,黄牌贴在门外至少也得九天。

按照如今人们谈疫色变的心理,店家在这九天里显然生意堪忧。一个不走运,说不定连生计都会被影响。说到底,两者都是昏招中的昏招。

如果有人解释这些措施真的能防疫,可能连鬼也不信。唯一的作用。似乎就是把这些小店折腾个半死。

而且最离谱的是,黄牌事件发生在未扫码封店事件的一天之后。当时后者已经上了几次热搜,全网声讨,各地但凡有点眼力见都该自知收敛一下。但偏偏就在同一个城里,另一帮人依然干着类似的事情,说明每次发生这类事件的时候,除了风暴中心的那群人之外,其他人依然不会吸取教训。

如果更直白地说,这些核心利益没有被动摇的人,永远不会在前人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如此一来,也就解释了为何防御了三年,有些地方的有些事情反而越来越魔幻。

而黄牌事件的后续事件在舆论发酵之后,当地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在一天之后默默派人上门摘走黄牌,并对店主道歉。虽然至今相关部门都没有给出一个正式的官方通报,但这种程度的处理已经勉强算是认错了。

当地政府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了有矫枉过正的现象存在。但这件事就算结束了吗?有一个细节很值得琢磨,市监局上门道歉的同时还提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要求,要求店主将发布在网上的视频删除。

既然有心改过,为何偏要人删除视频,是在怕什么吗?

店主本人有没有删视频我们不知道,但现实是该视频早就在网络传播开了,删不删原视频对舆论影响根本不大。

如果地方后续发现舆论还是对自己不利,那会不会迁怒店主身上,以各种名义刁难他呢?

在这两件事里我们还看到什么呢?执法人员应当懂法,然而现实中绝大多数执法人员本身就是法盲,更有甚之混进基层执法人员队伍的就有不少黑恶势力,他们通过关系进入执法队伍,危害百姓谋取私利,已经引起社会民众的强烈不满。

而结合前面两件事,我们无法从这些执法人员身上看到最起码的素质。当地执法部门还留着这样的货色到底有何用处?还有,很多执法部门原本就爱耍官威,习惯性跋扈,他们的潜规则里更信奉权力的好使,也享受好使权力带来的快感,所以他们才可以做出让人匪夷所思之事来。

执法部门最大的恶就是把手中的权力发挥到极致,去为难百姓。

对于底层百姓来说,最为可怕的也是没有限制的权利。

权力任性带来的灾难无可超越,他们只要不高兴,就随手可以将一个店铺封掉,贴上黄牌,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不是视频曝光,这些小店该向谁申诉呢?他们只能自认倒霉,无计可施。

11月11日,新防疫的20条出炉,很多条款直指过度防疫和层层加码。可偏偏这两件事背后,很多地方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是过度防疫,又或者说他们还在简单粗暴中尽享快感,沉浸于过往而不能自拔。

这不禁让人怀疑,在一些胡乱作为的地方,真的能将科学防疫落实到位吗?真的能如政策所设想的那样解决层层加码、一刀切的问题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is initialing...